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

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
首页  »  职业制服  »  上了學姐婉儀和大嫂筱慧
上了學姐婉儀和大嫂筱慧

提示:图片采集于互联网,内容可能含有裸聊、找小姐等欺诈性广告,请各位不要打开以免上当受骗,祝大家生活性福!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记住下面两个地址发布页!方便随时找到[小说区图片区综合久久,老司机影视67194,综合在线 日韩欧美 中文字幕]

地址发布页: 地址发布页:

阿骥刚下部队的那几天,日子过得真是辛苦ㄚ,要学着去适应一个全新的环境,还要学着如何去当一个称职的干部。每天早早起床,晚晚去睡,还好从前在学校的时候每天的运动让他保持了一个好身体。

终于有一些时间可以专心打量办公室了,阿骥想到要再这待上一段时间就对办公室多了一份温馨的心情。整个办公室的人几乎都到齐了,只有一张桌子的主人是他这几天来一直没有见到过的。

阿骥找了文书过来,问:“常松,这个桌子是谁坐的,怎么我来了三天都没见过人?”

常松是成大毕业的,分发到这个办公室只有三个月,和阿骥一样菜,是个完完全全的菜兵,只见他慢斯条理的说:“喔,那是陈官啦!她长得很漂亮喔,杨官,你有没有女朋友?没有的话可以把她喔!”

阿骥给了常松一个白眼,回想着自己的前任女友,为了那个浪荡女付出了这么多的感情,竟然狠心说分手就分手,害自己对女人竟然有些排斥。

门口走进了一个少尉女军官,有着丰满动人的身材但是腰身非常纤细,胸前饱满突出,鹅蛋儿脸,尖尖的下巴,一头削薄的短发,非常俏丽。眼睛不大,但是明亮动人,水汪汪的会放电,有时候瞇瞇的微笑,模样顽皮可爱。笑的时候露出一排洁白的牙齿,颊上还有两个小梨涡,相当惹人喜爱。

她直直对着阿骥走来,阿骥这才想到这样瞪着一个女孩子,真是有些尴尬,正不知该说些什么时,那个女军官倒自己伸出了手对着他说:“你好,你应该就是新来的学长了吧?我叫陈婉仪是女官二期的。”

女官二期的确是阿骥他们期上带出来的,但她们却先他一步下部队,所以阿骥赶紧说:“别这么说,妳们下部队时间比较早,又比我先到队,我应该要叫你学姊才对。”

婉仪红了红脸:“别叫我学姊,我会不好意思的,你叫我婉仪好了。”

婉仪的小女儿骄态让阿骥心神一荡,正想再说些什么,不料分座突然叫了他们两个:“婉仪、阿骥刚好妳们两个都在,库房里面那批后勤部送来的东西,带个弟兄去清点一下,我到指挥部开会。”说完分座也离开了。

婉仪转身想要叫常松一起去,没想到这家伙却早就开溜了。婉仪看了看办公室,一个人都不在,只好跟阿骥说:“学长我们走吧,没有人了,只好我们两个辛苦一点。”

分队的库房在整个指挥部的角落,平常除了要进出货外罕有人至,两个人合力将门打开来。阿骥是第一次到库房来,位置有些不了解,婉仪像教学弟一样到处指指点点的告诉阿骥,什么东西在哪里,用途是什么,倒让阿骥觉得实在是获益良多。

婉仪走在前头,阿骥跟在后面偷偷的打量著婉仪,婉仪穿着军便服,熨挺了的制服紧贴在她曼妙的身材上,削的短短的头发,让整个人散发出成熟英挺的感觉。阿骥还闻到一股女孩身上的香味,让他心动不已,直想现在和婉仪已是对恋人,那么就能在这不算拥挤的库房里好好的爱一番。

婉仪突然转过身来,阿骥一个不留神就撞了上去,婉仪“啊!”的一声让阿骥惊醒过来,赶紧伸出双臂扶著婉仪,这样一来就像是拥抱着婉仪一般。

阿骥双手环著婉仪的腰,感觉着她柔软的乳房紧贴著自己的胸部,鼻子闻到的是成熟女人的香味。阿骥脱口而出:“婉仪学姊,妳好香喔!”

婉仪突然被一个英俊强壮的男子抱在怀中,心一急,双手往前一推,想要挣脱,没想到却真的跌倒了,阿骥急忙将婉仪扶起,却见婉仪一脸痛苦的表情,缩皱起眉心,收曲著左脚,纤手掌心压住脚踝,难过地小声埋怨说:“好痛!”原来婉仪跌倒时不小心将左脚扭了一下。

阿骥试着去触碰她的脚踝,没见她喊痛,看来只是轻微的扭伤,阿骥将她再扶得正一点,问她:“对不起,婉仪学姊,很疼吗?我送妳去医务所好吗?”

婉仪点点头,阿骥扶着她往前走去,但是库房里走道窄了些,他们这时的动作倒像是拥抱在一起一般。

婉仪红著脸,推了推阿骥,阿骥也觉得颇为尴尬,只得停下来问婉仪:“学姊,不如我背妳好了?”婉仪霎时红透了脸,娇声说:“不用麻烦了,你扶我到前面休息一下应该就好了。”

阿骥扶著婉仪慢慢的走着,阿骥软玉温香抱满怀,鼻中闻到的尽是女儿香,眼睛不经意地还可以从领口看到婉仪丰满的胸部,虽然在此时此地不适合兴奋起来,但是裤子里的小阿骥却不自主的撑了起来。

婉仪在阿骥的扶持下缓步前进,因为两人靠的太近了,所以她也感受到了阿骥的坚挺,婉仪的心碰碰乱跳,不知如何是好,心里却也欢喜,好久了,以前在学校曾远远的偷偷看着这个拥抱着自己的英俊学长,虽然阿骥永远不可能知道,但这深藏在心中的爱意,却因阿骥的到来而重燃起来。

阿骥扶著婉仪坐下,蹲在婉仪前面将她的鞋袜脱了下来,“还好脚踝没有肿起,应该只是拐到脚,按摩一下应该就会舒服了。”阿骥边说著,手上也轻柔的按摩著婉仪的小脚。

阿骥轻柔的动作让婉仪的心中悸动不已,敏感的她觉得自己似乎快融化在这一个帅学长的动作下了,不争气的下体似乎也湿润起来。“嗯∼”婉仪轻哼了一下,一张脸变得又红又烫,怕阿骥发现了自己的窘态只有轻咬著下唇强忍着不出声。

阿骥早就发现婉仪的反应,他放下了手中的动作站了起来,“怎么样?舒服了点吗?”

婉仪仰著脸看着他,说不出话来,她双眼迷蒙,一张脸又红又烫。阿骥看的心神荡漾就吻了上去。她让他吻著,不知道该如何是好,阿骥贪婪的在她唇上吸吮,又费了很大的劲才撬开她的牙齿,伸舌到她嘴里,她还是没有动静,不过也没有反抗就是了。

阿骥扶著婉仪的腰让她躺下来,一面吻著一面动手,自她的腰部缓缓的向胸部摸来,婉仪仍然没有动作,只是身体在发抖。手再往上一些阿骥就摸到那柔软丰满的乳房了。

这对乳房真好,又肥又大,十分有弹性,和阿骥曾经遇过的女孩大异其趣,想不到在紧绷的制服下有着如此的美景。阿骥先是沿着乳房的周围划圈,然后慢慢缩小范围,快到顶峰时又划著出去,这样来来回回的逗着她。

婉仪仍然一动不动,但是呼吸却越来越急促,所以胸脯快速的起伏著,惹得一对大乳房也动荡不安。后来,阿骥攻上了顶端,并且有力的揉动着,婉仪终于“嗯∼∼”的发出声音,嘴中的舌头也搅动起来。

阿骥见婉仪终于有了回应,更加卖力的揉搓那美丽的双峰,他从嘴唇吻到了婉仪雪白的颈子,引起了她一阵悸动,婉仪真是太敏感了,阿骥的任何一个动作都让她发出一阵阵“啊……啊……”的轻唤。

阿骥右手轻轻的下滑,滑过婉仪的腰,从裤子边缘滑进了婉仪的军服内,沿着腰又继续前进,终于触到婉仪的内在美,阿骥没有停留多久,沿着婉仪玲珑有致的身躯又再向下进攻,终于隔着裤子摸上了婉仪的大腿。她的腿和胸部一样有肉,阿骥一摸上去,婉仪的双腿突然就一阵抖动。

婉仪觉得似乎欠缺了些什么,身体热热的感觉让她觉得有些害怕,怕接下来会发生的事情,但是又希望阿骥的动作永远都不要停,她矛盾又期待的心情,只有让自己身体的反应更加大,下体也更加湿润了。

阿骥用左手将婉仪侧抱,右手不安分的沿着大腿又进攻到了婉仪圆滚滚的屁股,阿骥在上面隔着裤子摸了一会,终于在裤子的侧边找到了拉链,他轻轻的将拉链落下,婉仪挣扎了一下,口里说著:“学长,不要……不要……啊……”原来阿骥直接从裤子的边缘进攻到了婉仪的腿根深处。

阿骥在腿根深处摸著,从内侧到外侧轻柔的滑过,滑过了婉仪的密处,虽然隔着三角裤,但是可以感觉到她的湿润。婉仪被人摸到神秘地带,自然的双腿夹紧,她紧张的搂着他说:“学长,我怕!”

阿骥又重新吻上了婉仪的唇,右手依然在她的腿根深处移动,婉仪实在受不了这恼人的快感一阵阵的袭来,不自觉的身躯自然扭动了起来,阿骥顺势将她的军裤往下顺利的脱了下来。

这下婉仪的反应很强烈,双手想将裤子拉起,阿骥抓着她的手往子己的下体移去。

婉仪手中突然多了一支巨棒,心中自然一惊,“啊!”的一声惊呼出来,原来骥的那一根实在太巨大了。

阿骥要婉仪用手爱抚那根已经涨了多时的大鸡巴,一边吻著婉仪,一边用手沿着三角裤边缘滑动。

“不要……别……摸那里……啊……啊……不要……别再摸了……啊……怎么这样……啊……不行……求你……啊……学长……啊……不……不……别伸进去嘛……啊……啊……”

阿骥已经从裤底缝伸了进去,婉仪的阴户早已经湿的一蹋糊涂了。沿着湿润的阴穴,阿骥轻柔的摸著婉仪的阴蒂。

 “啊呀……不要啊……嗯……嗯……轻……轻点……啊……啊……怎……啊……会舒服……啊……好舒服……学长……你……你……啊……啊……我好奇怪啊……嗯……嗯……啊……别……啊……”

婉仪已经沉浸在肉欲的陷阱里,完完全全忘了自己身在何处,只想好好的和心的学长在一起享受这令人销魂的事。阿骥趁著婉仪神智不清,将婉仪军服上的扣子一颗一颗的解开。

婉仪上身是一件浅蓝色镶蕾丝的可爱内衣,阿骥先在胸罩无法包覆到的部份轻摸著,又低下头轻吻著,然后双手同时将婉仪的胸罩拨开,让她雪白的乳房解放弹跳出来,裸裎在阿骥面前。

阿骥看着那雪白而丰润的胸脯,用右手食指好奇的按了按,试了试弹性和柔软度,阿骥张开食指中指,将她左边的乳头夹在中间,不断的撚起放下,那只乳头没多久就变得坚硬起来,他再张嘴将她的右乳含住,啧啧的用力吸吮,婉仪脸上又烫又羞,双臂将阿骥的头围在怀里,“啊啊”的发着浅喉音。

阿骥抱起婉仪让她平躺在桌上,婉仪失魂落魄的任著阿骥摆布,阿骥将她的军裤完全的脱了下来,她圆润丰满的臀部,绷著一条一样浅蓝色的蕾丝三角裤,阿骥用手臂撑开婉仪的大腿,轻轻的吻着她的大腿内侧,终于阿骥的唇停留在婉仪的密处虽然隔着三角裤但阿骥依然感受到婉仪那里透过来温暖的热气。

阿骥掀起裤底一角,一口就往婉仪那甜美的阴户上吻去,他灵巧地用舌头在大小阴唇间舔吮,阿骥亲吻著婉仪的小豆子,手也没闲著,他用右手中指浅浅的挖进婉仪的穴里。婉仪哪里受得了这种美死人的感觉,她的身体开始蠕动起来。

“哦……哦……学长……学长……好舒服……我好喜欢你……啊……啊……深一点……深……啊……啊……舒服死人了……啊……啊……好……好爽啊……啊……天啊……天啊……我……我……学长…啊……我要……我要……啊……我要……”

婉仪放浪形骸,欢声高叫,幸好他们处在库房的深处,再大的声音也传不到外面。

阿骥知道她已经爽到了极点,就爬起身来,将她也扶起,要她站直双腿,再把腰身弯伏到桌子上面,让婉仪的的屁股变成十分淫荡的角度翘著,阿骥解开裤带,露出他那傲人的鸡巴,他将龟头对准婉仪的穴口,俩人都已经准备充份,他向前一突,将两人亲蜜的部位接合在一起,交媾开来。

“哦……哦……插我……插我……我很浪……啊……再插……别放过我…啊……学长……你真好……啊……啊……小穴最骚了……快把我干死吧……啊啊…啊……好舒服啊……”

阿骥听着这温柔的学妹发出那么浪荡的叫床声,更加卖力狂插,她的媚态实在让他忍不了,他猛的捧住婉仪的屁股,疯狂的抽插不停,婉仪乐得双腿发抖,尿尿一般的浪水顺着大小腿流到地板上。

“唉呀……我完了……我会死……我完了……哥哥你插坏我了……我要到了……到了……啊…学长…啊……”

她下身一阵狂喷,把整个地板都弄湿了,阿骥知道这代表什么意义,虽然自己还没到,但是依然停了一下让婉仪喘口气。阿骥插在她里面舒服极了,婉仪那羊肠小径又狭窄又紧迫,将鸡巴包裹住不放,穴心儿因着高潮阵阵收敛,一下下吸吮著阿骥龟头,所以虽然只是插在婉仪里面也让阿骥如痴如醉。

阿骥忍着诱人的快感将阳具抽了出来,乘机将婉仪翻转过来躺在桌上,婉仪已经没有力气去遮掩羞人之处,阿骥摸著婉仪的小腹和耻丘,细细审视著那美丽诱人的地方。

“好可爱啊!”阿骥说。

婉仪张臂要阿骥抱,阿骥伏到她身上,她双手双腿便将他勾得死死的,阿骥移了移屁股找好位置,往前轻轻一送,婉仪仰脸“哦……哦……亲爱的……”轻叫,两人又连成一体。

阿骥这回轻抽缓插,俩人甜蜜的吻在一起,彼此轮流吸吮对方的唇肉。

“婉仪你真的好美啊!”阿骥轻抚着她的脸说。

婉仪用力的抱紧他,说:“用力插我,快!”

阿骥不敢怠慢,立刻就耸动腰骨,将她干得小穴儿“渍渍”作响。

“好哥哥……我又要到了……啊……啊……用力肏我……啊……啊……”

“婉仪……妳真漂亮……妳是最美的……我好爱妳……我要干死妳……乖老婆越干越漂亮……对不对……”阿骥边肏边说。“啊……啊……好舒服……啊……啊……好学长…好哥哥…好好老公……啊……啊……妹妹爱你……哦……哦……我……我……啊……啊……”

“等我……我也要来了……”阿骥用力抽插起来。

“啊……啊……学长……到了……到了……啊……啊……”

婉仪底下又流了一滩,穴儿收缩得又窄又热,阿骥再也把持不住了,精关一松,积蓄多时的阳精统统射进婉仪的最深处。“啊……好舒服……”婉仪说。

 他们紧紧的相拥,享受着事后的温存。

婉仪推了推阿骥,要他起身:“我们正事都不做,等下要怎么跟分座交代啊!”阿骥笑了笑说:“我们没做正事,可是我们有做好事啊。”虽然是这样说的,但是两人还是赶紧将衣服穿好,再温存一下,约好以后要时常到库房出公差,才互相吻别,装做没事发生一样回到办公室。 (2)每次一到放假的时候,阿骥心理就有些闷了,为什么呢?因为家里住的比较远,没有什么特殊的事阿骥是没有办法回家的。这大概也是当军人的一项不自由吧,没有办法自己选单位,上面派你到哪里你都得去,假如可以由自己选单位,那可就真的是“钱多、事少、离家近”,那么军校怎么还可能招不到学生呢?

 

又是星期六的下午,难得的一个放假日。顶着南台湾的烈日,一个人走在街上的阿骥,心里还是“闷”啊!婉仪回家去了,整个分队只剩下常松他们几个小兵,天气那么热,小朋友们也不知道躲到哪里去混了,一个人坐在办公室,真是无聊到会发疯,想着想着就成了现在这幅景象了,一个可怜的少尉军官走在大太阳底下,闷闷的看着身边一对对情侣。

口袋里手机一阵震动,伴随着“超级比一比”的声音响起,阿骥回过神,拿起电话,原来是大嫂打来的。“阿骥,怎么那么久都没有过来啊!你不是毕业了吗?你学长说要请你吃饭!”大嫂在电话那头热情的招呼著。

“大嫂,刚刚才想到要去找你们耶,你就打电话过来,真是太巧了,我待会会过去”阿骥有些心虚,真是的,下部队也三个星期了,竟然没有想到要去拜访一下学长,还让大嫂先打电话过来。

“好,那你待会过来喔!晚餐在家吃,你跟你学长好好的喝两杯,等你过来!”大嫂还是跟以前一样,把阿骥当成自己的小弟弟一样照顾,从声音里就可以感觉到她的关心。

 

“OK!就这样了,大嫂待会见,BYEBYE!”阿骥转身就向车站走去,从这里过去学长家还有一段路呢!

这个学长对阿骥很好,从前在学校的时候,他们两个就时常在一起喝酒、谈心,学长也很照顾阿骥,把阿骥当作是弟弟一样。大嫂叫筱慧,则是学长毕业时到政战学校反共爱国教育认识的,算期别还大阿骥一期,现在官拜中尉心辅官,筱慧人长得很漂亮,很难想像军中也会出如此美女,她身材不是很高,个子小小的,但是前凸后翘,简直就是萧蔷的缩小版。

按下门铃,大嫂的声音从门内响起“阿骥你终于到了!等你好久了”,阿骥一进门没有看到学长,“没有啦!刚才路上有点塞车,学长呢?他不在啊?”阿骥以为学长今天还要出任务。

“他们在房间打牌呢!你来的正好,到厨房来帮我弄一下,那一堆螃蟹快忙死我了。”大嫂甩甩手将阿骥引进了厨房。

大嫂今天穿着一套轻松的家居服,粉红色的短裙及T恤,短裙下露出那光滑细致的雪白大腿让阿骥异常兴奋,从很久以前阿骥看女孩子就会先从腿向上看,那一双双生动活泼雪白粉嫩的腿,会让阿骥的心跟着飞舞起来。

筱慧的头发轻松的挽在脑后,露出一片白净的肩膀,从她后面看去,T恤上看不出胸罩印出来的痕迹,“难道大嫂今天没有穿内衣?”阿骥这样想着,心里又不禁一阵冲动,那不安分的小阿骥似乎也开始蠢蠢欲动。

“阿骥,你帮我杀螃蟹,我把这条鲈鱼搞定。”大嫂的声音让阿骥从绮想中惊醒。赶紧照着筱慧的吩咐,将螃蟹从水槽中抓起,一只只的分解洗净,再排到蒸笼中,切了几段青葱几片姜,加一点米酒,待会就可以把它拿去蒸了。

“啊!”突然筱慧轻唤一声,原来那条该死的鲈鱼竟然来个垂死挣扎,溅起了一片水,水花都溅到了筱慧胸前,阿骥一看赶紧上前帮忙抓住鲈鱼,总算制住这条尚未死透了的鲈鱼。

阿骥从小慧的手上接过菜刀,轻松的将鱼肚给剖了开来,清干净了肠肚及鱼鳃,将鱼鳞给刮了个干净,抹上盐,同样将鱼排进盘子,又切了几片姜几段葱,在鱼身上倒了些米酒,还是用清蒸的。“好啦!这会儿你可不会再跳了吧!”阿骥得意的说道。“阿骥你蛮厉害的喔!看不出来你一个大男人竟然那么会做菜!”筱慧赞赏的说。

“还好啦,从小在家跟我老爸学了一点,好玩嘛”阿骥有些不好意思,因为面对着筱慧,看到她因为刚才水溅湿了T恤,透明而且清楚印出了筱慧的胸部。

筱慧也依著阿骥的眼光看去,突然一阵脸红:“你很坏耶,你眼睛在看哪里!”连忙用双手遮在胸前。

阿骥紧张的脱口说出:“大嫂,你真的好美,我好喜欢你喔!”

筱慧突然听到这么一句赞美自己的话,心里有点惊讶。从第一次见到这个俊俏的小学弟时,由他的眼中已经可以看出这个学弟对她的渴望了,自己也何尝不是将阿骥当作是性幻想的对象之一呢,可是今天第一次从他口中说出这具爱慕的话,听了倒还是挺受用的。

筱慧俏皮的对阿骥笑了笑说道“我也喜欢你啊,可是我是你大嫂耶!”说完她垫起脚尖在阿骥的额头上吻了一下。阿骥情动的将筱慧拥抱在怀中,对着她说“我知道,可是我还是喜欢你,我会喜欢你一辈子的。”他深情的看着筱慧吻了下去。

筱慧被喜欢自己的学弟拥吻著,心里又是欢喜又是紧张,欢喜的是这曾在梦中发生的事,今天竟然在现实里出现,紧张的是现在她已经嫁做人妇,而且自己的先生还是学弟最敬爱的大哥,心里的矛盾让她有些不知所措。

阿骥见筱慧没有挣脱的意思,就用舌尖试图撬开她的牙齿,筱慧被吻的有些晕了,自己将舌头伸了出来和阿骥搅和在一起,直到两个人都要喘不过气了,才不舍的分开。

筱慧已经心动,但是她内心深处还是记得她是别人的老婆,虽然被阿骥拥抱着,她还是悄声的说:“阿骥…不…不行的……我……我是你大嫂啊……”

阿骥现在哪里听得下这些话,他低下头吻著筱慧的耳朵,将耳垂轻轻的吸进嘴里,筱慧“嗯”的一声,全身发麻,生理上已经起了反应,但还是呢喃著说:“不行……阿骥……我们不可以的……”

阿骥又吻回了筱慧的唇,这次不再需要他的要求,两个人就深陷在法国式的热吻中,阿骥右手沿着筱慧的T恤边缘轻轻的往上移,只一会儿功夫,筱慧丰满的乳房就掌握在阿骥的手上,他温柔的爱抚著筱慧的奶子,又用手指搓揉着她的乳头,筱慧如何受得了这温柔的刺激,她的唇似无法呼吸一般离开了阿骥的唇,但紧接着却发出更令人销魂的呻吟声。

筱慧脸上又红又烫,“啊……啊……”发出诱人的喉头呻吟,她现在已经无法再想其他的事情了,管他是学弟还是老公,通通都被已经她抛在九霄云外,她现在只想着要好好享受这恼人的快感。阿骥将筱慧的T恤卷了上来,低下头顺着胸部来到了筱慧的乳头上,他专心的舔著那刚才经过自己揉搓过挺立的乳头,右手则沿着腰经过筱慧的大腿往短裙里探去,他轻轻的用手指划过筱慧的大腿,来到了她两条美腿的交会处,那儿已经是一片湿润,筱慧的淫液已经溼透三角裤,阿骥的手指在那湿润的地方轻抚著,偶而用手指往前来个前进突刺。

因为在自己家里,老公就在隔壁的房间打牌,筱慧克制的只敢发出“嗯…………啊……”的低吟声。但在阿骥耳中听来,那无异是种最大的鼓励,阿骥伸手一拉,将筱慧的三角裤给带了下来,没有细看就将它放进了自己的口袋中,阿骥站起身吻著筱慧,右手依然在她的阴户外爱抚,一下下地搓揉着筱慧的阴蒂。筱慧受不了如此大的快感,左手搂紧了阿骥的肩膀,嘴却咬上了阿骥的肩头,右手则探向了阿骥的大鸡巴,三两下就将它给掏了出来,不自禁的套弄起来。

阿骥将筱慧的短裙掀了起来,将她给抱上了流理台,三两下将自己的裤子脱了下来,没有任何等待就将大鸡巴给送进了筱慧的阴户中,筱慧“嗯……”的一声用嘴紧咬著阿骥的肩头,不敢发出更大的呻吟声,但这偷情的快感岂是这样就能克制得住,阿骥只抽插了几下,就感觉到筱慧的阴户里阵阵抽搐,筱慧已经到了,在这阵阵的快感中她高潮了。

筱慧“嗯∼∼……”的一声长叹,嘴唇靠上了阿骥的耳边:“好舒服…阿骥……再来……让我们一起到吧……”阿骥当然继续加紧努力,整个屁股大起大落,阴茎在筱慧的小穴中进进又出出,阿骥看着筱慧的诱人的小穴一下一下的吞吐著自己的大鸡巴,眼睛及鸡巴各自传来不同的讯息,最后都是为了通知大脑,这是一件极爽极美的事啊!

看着如此美景阿骥也觉得快要射精了,他凑近筱慧的耳边说道:“大嫂…我……要来了……我要射进去……”筱慧则是已爽得语焉不详,只听得到她“嗯………”愉快低吟的声音,终于在筱慧第二次高潮来的时候,阿骥也跟着到了,他将成千上万的精子爽快地送进了筱慧的子宫里。

阿骥和筱慧沉浸在高潮后的余韵里,两个人相拥著深吻,亲密接合著的地方还是依依不舍的插在一起,直到高潮渐渐退去呼吸趋于平稳,他们俩才不舍的分开。

筱慧悄声的告诉阿骥道:“今天不是安全期喔,到时候有了,是算你的还是你学长的啊?”虽然是语带威胁,但是筱慧的表情却是媚笑着,阿骥又拥紧著筱慧在她耳边对她保证:“是我的,是我跟大嫂爱的结晶,我会永远爱他,永远爱着大嫂。”筱慧高兴的用手抚摸著阿骥的胸膛喃喃的说道:“只要你有这份心就好了。”

厨房外传来一阵谈笑声,原来是学长他们已经打完了,阿骥赶紧将鱼和螃蟹放上蒸笼,又将虾子以同样的方法蒸起来,再把海瓜子下锅快炒,又煮了锅姜丝鱼眼汤,最后再炒了盘龙须菜,好了,菜上桌了。

“阿骥真是的,你进来了我都不知道。”学长说道。“你只记得打牌,还想得起什么,这桌菜可是阿骥一个人完成的喔!你可要好好敬敬今天的大厨吧!”筱慧在旁边接着说,接着还对阿骥抛了个媚眼。

“不敢,不敢。学长,我敬你!”学弟嘛!杯子当然就先拿了起来,顺便对着其他陪学长打牌的人点了点头,问道:“大嫂,这几位是……?”

筱慧赶紧搂过一位可人儿说道:“上次不是跟你说过要介绍女朋友给你吗?今天我把她请过来了,这位是我们单位里的上士班长,她叫黄云凤。阿骥,你可要好好的对待他喔!”

阿骥只有讪讪的抓起杯子,先敬了云凤一杯说道:“黄小姐,你好,初次见面,很高兴能认识你,我是阿骥,我敬你。”云凤脸都红了,低下头,低低的说了声:“你好。”

接着筱慧介绍了其他两个人,一位是她们单位里的政战官上尉萧湘如,人也是长得蛮清秀的,瘦瘦高高的身材,但却有着傲人的双峰。另外一位则是和学长同一单位的教官,期别比较高了,难怪阿骥不认识,阿骥赶紧举起酒杯敬这二位贵客长官。一餐饭就在大家愉快的谈笑声中快乐的进行着。

阿骥刚下部队的那几天,日子过得真是辛苦ㄚ,要学着去适应一个全新的环境,还要学着如何去当一个称职的干部。每天早早起床,晚晚去睡,还好从前在学校的时候每天的运动让他保持了一个好身体。

终于有一些时间可以专心打量办公室了,阿骥想到要再这待上一段时间就对办公室多了一份温馨的心情。整个办公室的人几乎都到齐了,只有一张桌子的主人是他这几天来一直没有见到过的。

阿骥找了文书过来,问:“常松,这个桌子是谁坐的,怎么我来了三天都没见过人?”

常松是成大毕业的,分发到这个办公室只有三个月,和阿骥一样菜,是个完完全全的菜兵,只见他慢斯条理的说:“喔,那是陈官啦!她长得很漂亮喔,杨官,你有没有女朋友?没有的话可以把她喔!”

阿骥给了常松一个白眼,回想着自己的前任女友,为了那个浪荡女付出了这么多的感情,竟然狠心说分手就分手,害自己对女人竟然有些排斥。

门口走进了一个少尉女军官,有着丰满动人的身材但是腰身非常纤细,胸前饱满突出,鹅蛋儿脸,尖尖的下巴,一头削薄的短发,非常俏丽。眼睛不大,但是明亮动人,水汪汪的会放电,有时候瞇瞇的微笑,模样顽皮可爱。笑的时候露出一排洁白的牙齿,颊上还有两个小梨涡,相当惹人喜爱。

她直直对着阿骥走来,阿骥这才想到这样瞪着一个女孩子,真是有些尴尬,正不知该说些什么时,那个女军官倒自己伸出了手对着他说:“你好,你应该就是新来的学长了吧?我叫陈婉仪是女官二期的。”

女官二期的确是阿骥他们期上带出来的,但她们却先他一步下部队,所以阿骥赶紧说:“别这么说,妳们下部队时间比较早,又比我先到队,我应该要叫你学姊才对。”

婉仪红了红脸:“别叫我学姊,我会不好意思的,你叫我婉仪好了。”

婉仪的小女儿骄态让阿骥心神一荡,正想再说些什么,不料分座突然叫了他们两个:“婉仪、阿骥刚好妳们两个都在,库房里面那批后勤部送来的东西,带个弟兄去清点一下,我到指挥部开会。”说完分座也离开了。

婉仪转身想要叫常松一起去,没想到这家伙却早就开溜了。婉仪看了看办公室,一个人都不在,只好跟阿骥说:“学长我们走吧,没有人了,只好我们两个辛苦一点。”

分队的库房在整个指挥部的角落,平常除了要进出货外罕有人至,两个人合力将门打开来。阿骥是第一次到库房来,位置有些不了解,婉仪像教学弟一样到处指指点点的告诉阿骥,什么东西在哪里,用途是什么,倒让阿骥觉得实在是获益良多。

婉仪走在前头,阿骥跟在后面偷偷的打量著婉仪,婉仪穿着军便服,熨挺了的制服紧贴在她曼妙的身材上,削的短短的头发,让整个人散发出成熟英挺的感觉。阿骥还闻到一股女孩身上的香味,让他心动不已,直想现在和婉仪已是对恋人,那么就能在这不算拥挤的库房里好好的爱一番。

婉仪突然转过身来,阿骥一个不留神就撞了上去,婉仪“啊!”的一声让阿骥惊醒过来,赶紧伸出双臂扶著婉仪,这样一来就像是拥抱着婉仪一般。

阿骥双手环著婉仪的腰,感觉着她柔软的乳房紧贴著自己的胸部,鼻子闻到的是成熟女人的香味。阿骥脱口而出:“婉仪学姊,妳好香喔!”

婉仪突然被一个英俊强壮的男子抱在怀中,心一急,双手往前一推,想要挣脱,没想到却真的跌倒了,阿骥急忙将婉仪扶起,却见婉仪一脸痛苦的表情,缩皱起眉心,收曲著左脚,纤手掌心压住脚踝,难过地小声埋怨说:“好痛!”原来婉仪跌倒时不小心将左脚扭了一下。

阿骥试着去触碰她的脚踝,没见她喊痛,看来只是轻微的扭伤,阿骥将她再扶得正一点,问她:“对不起,婉仪学姊,很疼吗?我送妳去医务所好吗?”

婉仪点点头,阿骥扶着她往前走去,但是库房里走道窄了些,他们这时的动作倒像是拥抱在一起一般。

婉仪红著脸,推了推阿骥,阿骥也觉得颇为尴尬,只得停下来问婉仪:“学姊,不如我背妳好了?”婉仪霎时红透了脸,娇声说:“不用麻烦了,你扶我到前面休息一下应该就好了。”

阿骥扶著婉仪慢慢的走着,阿骥软玉温香抱满怀,鼻中闻到的尽是女儿香,眼睛不经意地还可以从领口看到婉仪丰满的胸部,虽然在此时此地不适合兴奋起来,但是裤子里的小阿骥却不自主的撑了起来。

婉仪在阿骥的扶持下缓步前进,因为两人靠的太近了,所以她也感受到了阿骥的坚挺,婉仪的心碰碰乱跳,不知如何是好,心里却也欢喜,好久了,以前在学校曾远远的偷偷看着这个拥抱着自己的英俊学长,虽然阿骥永远不可能知道,但这深藏在心中的爱意,却因阿骥的到来而重燃起来。

阿骥扶著婉仪坐下,蹲在婉仪前面将她的鞋袜脱了下来,“还好脚踝没有肿起,应该只是拐到脚,按摩一下应该就会舒服了。”阿骥边说著,手上也轻柔的按摩著婉仪的小脚。

阿骥轻柔的动作让婉仪的心中悸动不已,敏感的她觉得自己似乎快融化在这一个帅学长的动作下了,不争气的下体似乎也湿润起来。“嗯∼”婉仪轻哼了一下,一张脸变得又红又烫,怕阿骥发现了自己的窘态只有轻咬著下唇强忍着不出声。

阿骥早就发现婉仪的反应,他放下了手中的动作站了起来,“怎么样?舒服了点吗?”

婉仪仰著脸看着他,说不出话来,她双眼迷蒙,一张脸又红又烫。阿骥看的心神荡漾就吻了上去。她让他吻著,不知道该如何是好,阿骥贪婪的在她唇上吸吮,又费了很大的劲才撬开她的牙齿,伸舌到她嘴里,她还是没有动静,不过也没有反抗就是了。

阿骥扶著婉仪的腰让她躺下来,一面吻著一面动手,自她的腰部缓缓的向胸部摸来,婉仪仍然没有动作,只是身体在发抖。手再往上一些阿骥就摸到那柔软丰满的乳房了。

这对乳房真好,又肥又大,十分有弹性,和阿骥曾经遇过的女孩大异其趣,想不到在紧绷的制服下有着如此的美景。阿骥先是沿着乳房的周围划圈,然后慢慢缩小范围,快到顶峰时又划著出去,这样来来回回的逗着她。

婉仪仍然一动不动,但是呼吸却越来越急促,所以胸脯快速的起伏著,惹得一对大乳房也动荡不安。后来,阿骥攻上了顶端,并且有力的揉动着,婉仪终于“嗯∼∼”的发出声音,嘴中的舌头也搅动起来。

阿骥见婉仪终于有了回应,更加卖力的揉搓那美丽的双峰,他从嘴唇吻到了婉仪雪白的颈子,引起了她一阵悸动,婉仪真是太敏感了,阿骥的任何一个动作都让她发出一阵阵“啊……啊……”的轻唤。

阿骥右手轻轻的下滑,滑过婉仪的腰,从裤子边缘滑进了婉仪的军服内,沿着腰又继续前进,终于触到婉仪的内在美,阿骥没有停留多久,沿着婉仪玲珑有致的身躯又再向下进攻,终于隔着裤子摸上了婉仪的大腿。她的腿和胸部一样有肉,阿骥一摸上去,婉仪的双腿突然就一阵抖动。

婉仪觉得似乎欠缺了些什么,身体热热的感觉让她觉得有些害怕,怕接下来会发生的事情,但是又希望阿骥的动作永远都不要停,她矛盾又期待的心情,只有让自己身体的反应更加大,下体也更加湿润了。

阿骥用左手将婉仪侧抱,右手不安分的沿着大腿又进攻到了婉仪圆滚滚的屁股,阿骥在上面隔着裤子摸了一会,终于在裤子的侧边找到了拉链,他轻轻的将拉链落下,婉仪挣扎了一下,口里说著:“学长,不要……不要……啊……”原来阿骥直接从裤子的边缘进攻到了婉仪的腿根深处。

阿骥在腿根深处摸著,从内侧到外侧轻柔的滑过,滑过了婉仪的密处,虽然隔着三角裤,但是可以感觉到她的湿润。婉仪被人摸到神秘地带,自然的双腿夹紧,她紧张的搂着他说:“学长,我怕!”

阿骥又重新吻上了婉仪的唇,右手依然在她的腿根深处移动,婉仪实在受不了这恼人的快感一阵阵的袭来,不自觉的身躯自然扭动了起来,阿骥顺势将她的军裤往下顺利的脱了下来。

这下婉仪的反应很强烈,双手想将裤子拉起,阿骥抓着她的手往子己的下体移去。

婉仪手中突然多了一支巨棒,心中自然一惊,“啊!”的一声惊呼出来,原来骥的那一根实在太巨大了。

阿骥要婉仪用手爱抚那根已经涨了多时的大鸡巴,一边吻著婉仪,一边用手沿着三角裤边缘滑动。

“不要……别……摸那里……啊……啊……不要……别再摸了……啊……怎么这样……啊……不行……求你……啊……学长……啊……不……不……别伸进去嘛……啊……啊……”

阿骥已经从裤底缝伸了进去,婉仪的阴户早已经湿的一蹋糊涂了。沿着湿润的阴穴,阿骥轻柔的摸著婉仪的阴蒂。

 “啊呀……不要啊……嗯……嗯……轻……轻点……啊……啊……怎……啊……会舒服……啊……好舒服……学长……你……你……啊……啊……我好奇怪啊……嗯……嗯……啊……别……啊……”

婉仪已经沉浸在肉欲的陷阱里,完完全全忘了自己身在何处,只想好好的和心的学长在一起享受这令人销魂的事。阿骥趁著婉仪神智不清,将婉仪军服上的扣子一颗一颗的解开。

婉仪上身是一件浅蓝色镶蕾丝的可爱内衣,阿骥先在胸罩无法包覆到的部份轻摸著,又低下头轻吻著,然后双手同时将婉仪的胸罩拨开,让她雪白的乳房解放弹跳出来,裸裎在阿骥面前。

阿骥看着那雪白而丰润的胸脯,用右手食指好奇的按了按,试了试弹性和柔软度,阿骥张开食指中指,将她左边的乳头夹在中间,不断的撚起放下,那只乳头没多久就变得坚硬起来,他再张嘴将她的右乳含住,啧啧的用力吸吮,婉仪脸上又烫又羞,双臂将阿骥的头围在怀里,“啊啊”的发着浅喉音。

阿骥抱起婉仪让她平躺在桌上,婉仪失魂落魄的任著阿骥摆布,阿骥将她的军裤完全的脱了下来,她圆润丰满的臀部,绷著一条一样浅蓝色的蕾丝三角裤,阿骥用手臂撑开婉仪的大腿,轻轻的吻着她的大腿内侧,终于阿骥的唇停留在婉仪的密处虽然隔着三角裤但阿骥依然感受到婉仪那里透过来温暖的热气。

阿骥掀起裤底一角,一口就往婉仪那甜美的阴户上吻去,他灵巧地用舌头在大小阴唇间舔吮,阿骥亲吻著婉仪的小豆子,手也没闲著,他用右手中指浅浅的挖进婉仪的穴里。婉仪哪里受得了这种美死人的感觉,她的身体开始蠕动起来。

“哦……哦……学长……学长……好舒服……我好喜欢你……啊……啊……深一点……深……啊……啊……舒服死人了……啊……啊……好……好爽啊……啊……天啊……天啊……我……我……学长…啊……我要……我要……啊……我要……”

婉仪放浪形骸,欢声高叫,幸好他们处在库房的深处,再大的声音也传不到外面。

阿骥知道她已经爽到了极点,就爬起身来,将她也扶起,要她站直双腿,再把腰身弯伏到桌子上面,让婉仪的的屁股变成十分淫荡的角度翘著,阿骥解开裤带,露出他那傲人的鸡巴,他将龟头对准婉仪的穴口,俩人都已经准备充份,他向前一突,将两人亲蜜的部位接合在一起,交媾开来。

“哦……哦……插我……插我……我很浪……啊……再插……别放过我…啊……学长……你真好……啊……啊……小穴最骚了……快把我干死吧……啊啊…啊……好舒服啊……”

阿骥听着这温柔的学妹发出那么浪荡的叫床声,更加卖力狂插,她的媚态实在让他忍不了,他猛的捧住婉仪的屁股,疯狂的抽插不停,婉仪乐得双腿发抖,尿尿一般的浪水顺着大小腿流到地板上。

“唉呀……我完了……我会死……我完了……哥哥你插坏我了……我要到了……到了……啊…学长…啊……”

她下身一阵狂喷,把整个地板都弄湿了,阿骥知道这代表什么意义,虽然自己还没到,但是依然停了一下让婉仪喘口气。阿骥插在她里面舒服极了,婉仪那羊肠小径又狭窄又紧迫,将鸡巴包裹住不放,穴心儿因着高潮阵阵收敛,一下下吸吮著阿骥龟头,所以虽然只是插在婉仪里面也让阿骥如痴如醉。

阿骥忍着诱人的快感将阳具抽了出来,乘机将婉仪翻转过来躺在桌上,婉仪已经没有力气去遮掩羞人之处,阿骥摸著婉仪的小腹和耻丘,细细审视著那美丽诱人的地方。

“好可爱啊!”阿骥说。

婉仪张臂要阿骥抱,阿骥伏到她身上,她双手双腿便将他勾得死死的,阿骥移了移屁股找好位置,往前轻轻一送,婉仪仰脸“哦……哦……亲爱的……”轻叫,两人又连成一体。

阿骥这回轻抽缓插,俩人甜蜜的吻在一起,彼此轮流吸吮对方的唇肉。

“婉仪你真的好美啊!”阿骥轻抚着她的脸说。

婉仪用力的抱紧他,说:“用力插我,快!”

阿骥不敢怠慢,立刻就耸动腰骨,将她干得小穴儿“渍渍”作响。

“好哥哥……我又要到了……啊……啊……用力肏我……啊……啊……”

“婉仪……妳真漂亮……妳是最美的……我好爱妳……我要干死妳……乖老婆越干越漂亮……对不对……”阿骥边肏边说。“啊……啊……好舒服……啊……啊……好学长…好哥哥…好好老公……啊……啊……妹妹爱你……哦……哦……我……我……啊……啊……”

“等我……我也要来了……”阿骥用力抽插起来。

“啊……啊……学长……到了……到了……啊……啊……”

婉仪底下又流了一滩,穴儿收缩得又窄又热,阿骥再也把持不住了,精关一松,积蓄多时的阳精统统射进婉仪的最深处。“啊……好舒服……”婉仪说。

 他们紧紧的相拥,享受着事后的温存。

婉仪推了推阿骥,要他起身:“我们正事都不做,等下要怎么跟分座交代啊!”阿骥笑了笑说:“我们没做正事,可是我们有做好事啊。”虽然是这样说的,但是两人还是赶紧将衣服穿好,再温存一下,约好以后要时常到库房出公差,才互相吻别,装做没事发生一样回到办公室。 (2)每次一到放假的时候,阿骥心理就有些闷了,为什么呢?因为家里住的比较远,没有什么特殊的事阿骥是没有办法回家的。这大概也是当军人的一项不自由吧,没有办法自己选单位,上面派你到哪里你都得去,假如可以由自己选单位,那可就真的是“钱多、事少、离家近”,那么军校怎么还可能招不到学生呢?

 

又是星期六的下午,难得的一个放假日。顶着南台湾的烈日,一个人走在街上的阿骥,心里还是“闷”啊!婉仪回家去了,整个分队只剩下常松他们几个小兵,天气那么热,小朋友们也不知道躲到哪里去混了,一个人坐在办公室,真是无聊到会发疯,想着想着就成了现在这幅景象了,一个可怜的少尉军官走在大太阳底下,闷闷的看着身边一对对情侣。

口袋里手机一阵震动,伴随着“超级比一比”的声音响起,阿骥回过神,拿起电话,原来是大嫂打来的。“阿骥,怎么那么久都没有过来啊!你不是毕业了吗?你学长说要请你吃饭!”大嫂在电话那头热情的招呼著。

“大嫂,刚刚才想到要去找你们耶,你就打电话过来,真是太巧了,我待会会过去”阿骥有些心虚,真是的,下部队也三个星期了,竟然没有想到要去拜访一下学长,还让大嫂先打电话过来。

“好,那你待会过来喔!晚餐在家吃,你跟你学长好好的喝两杯,等你过来!”大嫂还是跟以前一样,把阿骥当成自己的小弟弟一样照顾,从声音里就可以感觉到她的关心。

 

“OK!就这样了,大嫂待会见,BYEBYE!”阿骥转身就向车站走去,从这里过去学长家还有一段路呢!

这个学长对阿骥很好,从前在学校的时候,他们两个就时常在一起喝酒、谈心,学长也很照顾阿骥,把阿骥当作是弟弟一样。大嫂叫筱慧,则是学长毕业时到政战学校反共爱国教育认识的,算期别还大阿骥一期,现在官拜中尉心辅官,筱慧人长得很漂亮,很难想像军中也会出如此美女,她身材不是很高,个子小小的,但是前凸后翘,简直就是萧蔷的缩小版。

按下门铃,大嫂的声音从门内响起“阿骥你终于到了!等你好久了”,阿骥一进门没有看到学长,“没有啦!刚才路上有点塞车,学长呢?他不在啊?”阿骥以为学长今天还要出任务。

“他们在房间打牌呢!你来的正好,到厨房来帮我弄一下,那一堆螃蟹快忙死我了。”大嫂甩甩手将阿骥引进了厨房。

大嫂今天穿着一套轻松的家居服,粉红色的短裙及T恤,短裙下露出那光滑细致的雪白大腿让阿骥异常兴奋,从很久以前阿骥看女孩子就会先从腿向上看,那一双双生动活泼雪白粉嫩的腿,会让阿骥的心跟着飞舞起来。

筱慧的头发轻松的挽在脑后,露出一片白净的肩膀,从她后面看去,T恤上看不出胸罩印出来的痕迹,“难道大嫂今天没有穿内衣?”阿骥这样想着,心里又不禁一阵冲动,那不安分的小阿骥似乎也开始蠢蠢欲动。

“阿骥,你帮我杀螃蟹,我把这条鲈鱼搞定。”大嫂的声音让阿骥从绮想中惊醒。赶紧照着筱慧的吩咐,将螃蟹从水槽中抓起,一只只的分解洗净,再排到蒸笼中,切了几段青葱几片姜,加一点米酒,待会就可以把它拿去蒸了。

“啊!”突然筱慧轻唤一声,原来那条该死的鲈鱼竟然来个垂死挣扎,溅起了一片水,水花都溅到了筱慧胸前,阿骥一看赶紧上前帮忙抓住鲈鱼,总算制住这条尚未死透了的鲈鱼。

阿骥从小慧的手上接过菜刀,轻松的将鱼肚给剖了开来,清干净了肠肚及鱼鳃,将鱼鳞给刮了个干净,抹上盐,同样将鱼排进盘子,又切了几片姜几段葱,在鱼身上倒了些米酒,还是用清蒸的。“好啦!这会儿你可不会再跳了吧!”阿骥得意的说道。“阿骥你蛮厉害的喔!看不出来你一个大男人竟然那么会做菜!”筱慧赞赏的说。

“还好啦,从小在家跟我老爸学了一点,好玩嘛”阿骥有些不好意思,因为面对着筱慧,看到她因为刚才水溅湿了T恤,透明而且清楚印出了筱慧的胸部。

筱慧也依著阿骥的眼光看去,突然一阵脸红:“你很坏耶,你眼睛在看哪里!”连忙用双手遮在胸前。

阿骥紧张的脱口说出:“大嫂,你真的好美,我好喜欢你喔!”

筱慧突然听到这么一句赞美自己的话,心里有点惊讶。从第一次见到这个俊俏的小学弟时,由他的眼中已经可以看出这个学弟对她的渴望了,自己也何尝不是将阿骥当作是性幻想的对象之一呢,可是今天第一次从他口中说出这具爱慕的话,听了倒还是挺受用的。

筱慧俏皮的对阿骥笑了笑说道“我也喜欢你啊,可是我是你大嫂耶!”说完她垫起脚尖在阿骥的额头上吻了一下。阿骥情动的将筱慧拥抱在怀中,对着她说“我知道,可是我还是喜欢你,我会喜欢你一辈子的。”他深情的看着筱慧吻了下去。

筱慧被喜欢自己的学弟拥吻著,心里又是欢喜又是紧张,欢喜的是这曾在梦中发生的事,今天竟然在现实里出现,紧张的是现在她已经嫁做人妇,而且自己的先生还是学弟最敬爱的大哥,心里的矛盾让她有些不知所措。

阿骥见筱慧没有挣脱的意思,就用舌尖试图撬开她的牙齿,筱慧被吻的有些晕了,自己将舌头伸了出来和阿骥搅和在一起,直到两个人都要喘不过气了,才不舍的分开。

筱慧已经心动,但是她内心深处还是记得她是别人的老婆,虽然被阿骥拥抱着,她还是悄声的说:“阿骥…不…不行的……我……我是你大嫂啊……”

阿骥现在哪里听得下这些话,他低下头吻著筱慧的耳朵,将耳垂轻轻的吸进嘴里,筱慧“嗯”的一声,全身发麻,生理上已经起了反应,但还是呢喃著说:“不行……阿骥……我们不可以的……”

阿骥又吻回了筱慧的唇,这次不再需要他的要求,两个人就深陷在法国式的热吻中,阿骥右手沿着筱慧的T恤边缘轻轻的往上移,只一会儿功夫,筱慧丰满的乳房就掌握在阿骥的手上,他温柔的爱抚著筱慧的奶子,又用手指搓揉着她的乳头,筱慧如何受得了这温柔的刺激,她的唇似无法呼吸一般离开了阿骥的唇,但紧接着却发出更令人销魂的呻吟声。

筱慧脸上又红又烫,“啊……啊……”发出诱人的喉头呻吟,她现在已经无法再想其他的事情了,管他是学弟还是老公,通通都被已经她抛在九霄云外,她现在只想着要好好享受这恼人的快感。阿骥将筱慧的T恤卷了上来,低下头顺着胸部来到了筱慧的乳头上,他专心的舔著那刚才经过自己揉搓过挺立的乳头,右手则沿着腰经过筱慧的大腿往短裙里探去,他轻轻的用手指划过筱慧的大腿,来到了她两条美腿的交会处,那儿已经是一片湿润,筱慧的淫液已经溼透三角裤,阿骥的手指在那湿润的地方轻抚著,偶而用手指往前来个前进突刺。

因为在自己家里,老公就在隔壁的房间打牌,筱慧克制的只敢发出“嗯…………啊……”的低吟声。但在阿骥耳中听来,那无异是种最大的鼓励,阿骥伸手一拉,将筱慧的三角裤给带了下来,没有细看就将它放进了自己的口袋中,阿骥站起身吻著筱慧,右手依然在她的阴户外爱抚,一下下地搓揉着筱慧的阴蒂。筱慧受不了如此大的快感,左手搂紧了阿骥的肩膀,嘴却咬上了阿骥的肩头,右手则探向了阿骥的大鸡巴,三两下就将它给掏了出来,不自禁的套弄起来。

阿骥将筱慧的短裙掀了起来,将她给抱上了流理台,三两下将自己的裤子脱了下来,没有任何等待就将大鸡巴给送进了筱慧的阴户中,筱慧“嗯……”的一声用嘴紧咬著阿骥的肩头,不敢发出更大的呻吟声,但这偷情的快感岂是这样就能克制得住,阿骥只抽插了几下,就感觉到筱慧的阴户里阵阵抽搐,筱慧已经到了,在这阵阵的快感中她高潮了。

筱慧“嗯∼∼……”的一声长叹,嘴唇靠上了阿骥的耳边:“好舒服…阿骥……再来……让我们一起到吧……”阿骥当然继续加紧努力,整个屁股大起大落,阴茎在筱慧的小穴中进进又出出,阿骥看着筱慧的诱人的小穴一下一下的吞吐著自己的大鸡巴,眼睛及鸡巴各自传来不同的讯息,最后都是为了通知大脑,这是一件极爽极美的事啊!

看着如此美景阿骥也觉得快要射精了,他凑近筱慧的耳边说道:“大嫂…我……要来了……我要射进去……”筱慧则是已爽得语焉不详,只听得到她“嗯………”愉快低吟的声音,终于在筱慧第二次高潮来的时候,阿骥也跟着到了,他将成千上万的精子爽快地送进了筱慧的子宫里。

阿骥和筱慧沉浸在高潮后的余韵里,两个人相拥著深吻,亲密接合著的地方还是依依不舍的插在一起,直到高潮渐渐退去呼吸趋于平稳,他们俩才不舍的分开。

筱慧悄声的告诉阿骥道:“今天不是安全期喔,到时候有了,是算你的还是你学长的啊?”虽然是语带威胁,但是筱慧的表情却是媚笑着,阿骥又拥紧著筱慧在她耳边对她保证:“是我的,是我跟大嫂爱的结晶,我会永远爱他,永远爱着大嫂。”筱慧高兴的用手抚摸著阿骥的胸膛喃喃的说道:“只要你有这份心就好了。”

厨房外传来一阵谈笑声,原来是学长他们已经打完了,阿骥赶紧将鱼和螃蟹放上蒸笼,又将虾子以同样的方法蒸起来,再把海瓜子下锅快炒,又煮了锅姜丝鱼眼汤,最后再炒了盘龙须菜,好了,菜上桌了。

“阿骥真是的,你进来了我都不知道。”学长说道。“你只记得打牌,还想得起什么,这桌菜可是阿骥一个人完成的喔!你可要好好敬敬今天的大厨吧!”筱慧在旁边接着说,接着还对阿骥抛了个媚眼。

“不敢,不敢。学长,我敬你!”学弟嘛!杯子当然就先拿了起来,顺便对着其他陪学长打牌的人点了点头,问道:“大嫂,这几位是……?”

筱慧赶紧搂过一位可人儿说道:“上次不是跟你说过要介绍女朋友给你吗?今天我把她请过来了,这位是我们单位里的上士班长,她叫黄云凤。阿骥,你可要好好的对待他喔!”

阿骥只有讪讪的抓起杯子,先敬了云凤一杯说道:“黄小姐,你好,初次见面,很高兴能认识你,我是阿骥,我敬你。”云凤脸都红了,低下头,低低的说了声:“你好。”

接着筱慧介绍了其他两个人,一位是她们单位里的政战官上尉萧湘如,人也是长得蛮清秀的,瘦瘦高高的身材,但却有着傲人的双峰。另外一位则是和学长同一单位的教官,期别比较高了,难怪阿骥不认识,阿骥赶紧举起酒杯敬这二位贵客长官。一餐饭就在大家愉快的谈笑声中快乐的进行着。

    我們不生產AV,我們只是AV得搬運工! 防艾滋 重健康 性衝動 莫違法 湊和諧 可自慰
    警告:本站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陸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沉迷於成人內容!
    WARNING: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Years-Old !
    页面于2019-11-13更新.